Photography | Documentary | Photojournalist | Digital | Film

乌鲁冷岳大水灾浩劫

首先,这篇文章并没有对新闻从业员、救援人员不敬之意。

其次,若有摄影师借“记录”之意进入灾区拍摄,实为阻碍救援和善后工作。若欲以“你又可以?”挑战老编,老编会以合情合理的理由回复你,这个理由恐怕会令你蒙羞。

2021年12月16日至19日凌晨,大马半岛多地连续下了四天的雨,各地陆续传来严重水灾消息。2021年12月19日早上,雨终于停了。不过无拉港冷岳河这个时候才开始咆哮,河水淹没了无拉港、蕉赖11哩新村、皇冠城和双溪龙镇进出路口。无拉港是冷岳河下游,上游的乌鲁冷岳多个甘榜应该无法幸免,惟消息只零星传开。

2021年12月20日,各大报章都以救援人员抱着婴儿涉水的照片报导大水灾。然而,有更多更重要的新闻被忽略,包括救援缓慢、仍有许多人受困灾区、还有许多重灾区被忽略,乌鲁冷岳便是其一,而当中又以双溪雷最为严重。

老编按奈不住,今天闯入乌鲁冷岳,见证了海啸般的水灾破坏力。

乌鲁冷岳的救援和善后工作,正由私人组织进行,目前最需要的物资是水桶、塑料水喉、扫把、垃圾袋、毛巾、枕头、被单。你若有能力在这两天内组织收集这些物资,请送到灾区分发(老编会告诉你地点)。目前前往乌鲁冷岳的道路多处损坏,请勿私自前往增加交通流量,影响救援和善后工作进度。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