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里望大水灾浩劫

相信大家都看过这幕惊悚的画面,我也相信大部份都在社交网络看见,无论是手机视频、航拍视频、各角度的照片,都引起注目,唯独报章和国营电视台都只小篇幅报导。我猜测这也许涉及政治,今天到现场了解实况后,我给我的猜测能力加分了。

不过,这里不谈政治。谈逻辑。

画面里布满树干和树枝的河流是Sungai Kerau与Sungai Telemung的交接处,照片是在钢骨水泥桥上拍的。大雨量造成河水高涨,大量的树干和树枝卡在桥底下,形成“水坝”堵塞河流,泛滥成灾。受水灾影响的范围非常大,包括Sungai Kerau、Sungai Telemung、原住民村、地里望、斯里地里望、双溪必得新村、加叻、加叻大道、文冬、双溪杜亚、蓝章等地。

网络上看到的评击都归咎于伐木,也有人咎于“非法”猫山王种植地,高地豪华度假屋,也渐渐出现种族课题。我今天12月30日(水灾8天后)到重灾区,访问了当地村民(也是灾民),整理出以下灾难归咎方向。

高地开伐树林建豪华度假屋。在河边协助清理树干和树枝的度假屋员工表示,许多树干都是连根拔地而起的,是大水冲击所致,无关伐木开发建豪华度假屋。我仔细看,倒是有不少连根拔地的树干,不过与河面“浩瀚”的树干和树枝比较,显得小巫见大巫, 区区的建豪华度假屋也不至于要砍伐那么多树木。逻辑上建豪华度假屋不应是造成这次大水灾的主因,原因之一的责任倒是必然要负的。

“非法”猫山王种植地。老编必须为这些园主平反,所谓的“非法”猫山王种植地早在20年前就存在,都是小规模小规模几亩地。若真是他们造成水灾,应该早就发生。

另一个造成水灾的主因,一直被模糊和转移焦点。自从猫山王有价以来,“集团”取得开伐执照,开始“合法”大规模开伐树林种植榴槤。“集团”并不是伐木公司,不会把砍掉的树木耗巨资运出森林,而是把树干和树枝堆积在河岸边,当雨量大时,高涨的河水便会把树干和树枝冲到下游,沿途把树木连根拔起撞倒。从河面上“浩瀚”的树干和树枝看,再从卫星图看被开发的范围,逻辑上符合了造成这场浩劫的主因。

“集团”的榴槤地固然是由州政府批准,合法不合法无法争议。但是环境局有一项规定,距离河岸5 Lantai (1 Lantai = 66尺)范围区域,不允许任何开发活动。今天的浩劫,把树干和树枝堆积在河岸边者须负上责任,没严格执行任务的环境局次之。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